张唐景观在麓湖做过七个项目,有的已经建成,有的正在慢慢实现。七个项目基本上没有多大相似之处。有几公顷大的滨水公园,有社区商业综合体,有游艇俱乐部,也有几千平方米的小花园,空间尺度和项目类型上各式各样。这些不同侧面反映了麓湖生态城的景观多样性。这次介绍的四个项目包括麓坊中心、涵虚园、游艇会所、山林溪谷。


640.webp.jpg


项目区位图


640.webp (1).jpg

麓坊中心


640.webp (2).jpg

涵虚园


640.webp (3).jpg

游艇会所


640.webp (4).jpg

山林溪谷


早在云朵乐园之前,我们最先接触的是麓湖麓坊中心商业项目,是一个社区商业居住综合体,位于整个麓湖地块的西侧。作为麓湖区域首批商业项目,其本身的重要性和对于景观的期望,都是比较高的。麓湖所有项目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地形复杂,这在麓坊中心上体现的尤其明显,该区域的地质条件也很能代表麓湖的特点。建筑坐落于一块巨大的红砂岩之上,红砂岩的构成较花岗岩岩基松软,长时间暴露于空气中风化严重。不适宜作为裸露观赏性地表。另一方面由于红砂岩的存在,建筑规划设计出于避让和建筑本身的设计考虑,以半包围的形式把红砂岩区域包裹在“C”型空间内。半包围的“内庭”空间的标高也因为红砂岩的存在比相邻车行道路高出七米有余。使几乎一半重要的底层商业空间和沿街道路的公共区域人流不在同一高度。这是作为商业户外空间的不利因素。
景观设计需要在竖向和场地间取舍,一方面7米的高差,如果单纯从通往商业的交通便利性和视线的通透度上来讲,50米的进深也刚刚够处理台阶和无障碍坡道的设置。结果就是整个区域会被大量的台阶和坡道占满。大面积的坡地向外倾斜,主要面向沿街道路,没有给内部商业空间带来任何价值。景观沦为“问题解决者”的角色。另一方面,从商业的要求来讲,其外延的景观空间又是非常宝贵的。景观设计希望在保证竖向通行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创造开放的可用空间给商业,同时也创造出景观的空间层次。于是原坡地空间被转换为台地空间,从而创造出三个明确的公共空间出来:商业店铺外的摆位空间,中心区域的草坪开放空间(后期应甲方要求变更为旱喷广场),以及边界高差处理空间和互动水景墙。三个空间以中间开敞草坪区域为中心,联动上下两个过渡空间,使景观场地也出现了可聚集和停留的中心区域。场地由原本的“观看”坡地,转变为可“使用”的场所景观。
考虑到台地产生后和临街的视线关系以及不断迭代的新型商业业态的需求,在草坪区域(旱喷广场)和商业摆位区域之间安放了一个“游戏彩蛋”,高约18m,将儿童游戏功能放置其中,不但成为视觉的焦点,也成为商业空间的绝对核心。“游戏蛋”内部空间旋转上升,连接地库层、草坪广场区域,以及商业外摆区域。人们可以很方便的到达和使用。处在中心区域的位置,透过通透的格栅,商业底层空间的摆位区皆可看到游戏蛋的内部情况,家长坐在摆位区,就可以看到孩子们在游戏蛋中的嬉戏玩闹,看护过程相对来说也会轻松很多。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640.webp (9).jpg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640.webp (14).jpg

640.webp (15).jpg

640.webp (16).jpg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640.webp (19).jpg


涵虚园面积只有大约两千平方米,位于立交桥和湖面之间的局促位置,是典型的粗放式景观规划留下的边角余地(leftover)。周边的建筑物尺度巨大,对场地形成压力;同为滨水地块,相对于云朵乐园而言,这里并不在环湖步道体系里,所以相对独立、自成一体。我们将其定位于静谧花园,利用廊架景墙和倒影池等营造适合独处或休憩的小环境。

640.webp (20).jpg

640.webp (21).jpg

640.webp (22).jpg
640.webp (23).jpg
640.webp (24).jpg
640.webp (25).jpg





游艇会所项目与云朵乐园隔湖相望,方案过程中主要推敲场地边界的处理,建筑内外的关系,材质和肌理等等看似简单实则繁琐的问题。入口处的石材水景暗喻一块被开挖暴露出来的自然山石,被人工扭转、削平,顶面深色的静水反光提示了入口的车行。项目从2017到2018年完成,过程中对石材的选料、拼接、加工的研究,对应现实的造价,做了很多调整。
640.webp (26).jpg
640.webp (27).jpg
640.webp (28).jpg
640.webp (29).jpg
640.gif
640.webp (30).jpg
640.webp (31).jpg
640.webp (32).jpg





山林溪谷公园为宽度约40米滨水带状空间,以及两个与滨水空间垂直的狭长地块,其形态为典型的居住区物质性规划产物。受丰富多彩的川西自然风光启发,设计师利用场地特有的高差,试图突破已有空间形态的单一性,营造出不同类型的景观:山林、台地、溪谷、湿地、浅塘、叠泉、栈桥、树屋、茂林、岩石等等。山林中感受林下的清幽,一阴一阳,亦明亦暗;穿过茂林、听鸟鸣、闻花香,身心放松;溪谷中体验流水的流淌、节奏的转变,从自然叠石出水口到潺潺溪流进入人工湿地最终汇入湖区;滨河旁感受水的魅力,可观水、可嬉水,亦静亦动。
640.webp (33).jpg
640.webp (34).jpg
640.webp (35).jpg
640.webp (36).jpg
640.webp (37).jpg
640.webp (38).jpg
640.webp (39).jpg
640.webp (40).jpg
640.webp (41).jpg




为了强调观赏性与互动性,在公园里充分考虑符合麓湖生态城住户的日常户外休闲活动,营造树冠栈道、峡谷漫步、嬉戏浅塘、凌波微步等数个景观节点。通过不同尺度空间的转换,让游憩者在探索中得到放松。公园紧邻的河道约为25米,最窄的地方不足10米。如何做到既能满足住户的日常休闲又能保证周边居民的私密安全,也是我们考虑的重点。通过研究人与人视线交流的距离,得出100米仅能判断速度,看不清楚肢体行为、服装色彩;20米仅能看清肢体行为。利用这些数据以及现有高差与距离条件,结合植被、装置、墙体,保证住户的私密活动。(山林溪谷项目与Tom Lee studio合作)
640.webp (42).jpg
640.webp (43).jpg




中国现代景观行业与规划和建筑行业类似,在过去二十年发展变化巨大,但总体来说,还是在西方的话语权影响之下,行业关注的话题多少受到西方尤其是美国景观行业的影响。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或许是时候反思一下中国现代城市景观的设计。中国的人口密度及分布特征,社会发展阶段,城市结构和形态,家庭结构和邻里人际关系都和西方有很大不同,这也导致了中国的城市景观有其自己的特征。比如就人口来说,纽约的人口在2017年是8.6million,上海是24.24million;罗德岛一个州的人口约1million,和中国一个三线城市比如张家口市人口差不多。土地面积和建筑密度的比例决定了景观空间的截然不同。我们在实践中常常借鉴西方的一些经验,或者受到启发,但是需要在中国社会结构及环境下,重新理解空间形态和布局。
张唐景观从成立以来致力于做适合中国实际情况的现代景观,在实践的过程中,我们有一些思考,有许多疑问,也有许多体会:




景观设计的本质是什么?如果说建筑的本质是庇护人不受自然环境的危害(风雨酷暑严寒),为人提供更为舒适的人工环境,那么景观设计的核心就是将人和自然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为人的社会活动,导致了景观行业的存在;如果没有人的介入,自然本身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生态系统。人和自然的联系除了早期的景观观赏之外(比如花园、如画的风景),还有许多层面(比如一个矿坑的景观恢复,一个历史遗迹的保护)。麓湖做为一个大的人类居住社区,是这些关系中的一个典型。在这几个项目里,我们着重于提供给人更加丰富多样的自然体验机会,不管是云朵乐园的湿地漫步浅溪戏水,还是山林溪谷的林中栈道和湿地汀步;不管是在涵虚园的镜池边坐看云影享受静谧时光,还是在麓坊中心的旱喷广场边上喝着咖啡旁观戏水儿童的热闹欢悦。好的景观能让人放松、愉悦、产生联想,参与其中并乐在其中。对于人与自然的关系,无论东西方、无论学术与实践都有着持续的探讨,比如到底什么是景观(landscape)?如画的风景(picturesque)是绘画艺术的二维表达还是人类审美的本质?荒野在后现代社会发展中的呈现是什么(post-wildness)?景观中的场所与建筑中的不同(site,place,space)......相信随着行业的发展,我们会对景观设计的意义认识更清晰、更明确。




景观行业的未来何在?麓湖是一个典型的高密度混合城市片区,区域内的景观空间无论数量和质量都超过目前我们接触过的任何其他城市片区。相信未来这种趋势还会持续下去,甚至会间接影响到中国其他城市建设。既然景观设计的本质是链接人与自然,在高密度城市里景观设计的意义就会更大一些。越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人们更需要有机会接触自然,对景观设计的需求和期望值也就越高。这类景观往往公共性更强,更强调共享和开放,由于使用率高,这一类项目的资金投入也会相应更高一些。可以说在过去一些年世界各地最成功和最受关注的景观项目大都是这类景观项目。中国由于人口和城市结构的规划,高密度混合城区的规模可能比全世界其他所有国家加起来都大,这也意味着未来中国景观设计行业的规模会远远超过美国或欧洲。提升城市的人居环境,鼓励人类居住形态独立于纯粹的自然环境,对于全球的环境问题有积极作用。




景观设计会无限细分吗?传统景观设计或者说造园往往根据一张画或者大概的想法就开始了,一边设计一边建造一边调整,更多讲究的是手艺和感觉。现代的景观设计将设计和建造分开,并进一步地将设计细分为概念,方案,扩初,施工图。相配合的工种和各种咨询方也越来越多样和复杂,有专门的结构设计,水景设计,植物专项,土壤专项,灯光照明专项等等。活动设施有专门的设计活动设施的公司,户外家具有专门的各种产品供选择。设计行业越来越像是一种统筹协调行业,而且多学科多工种合作似乎成为必然。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吗?我们在麓湖的实践经验也的确体会到多行业合作的必要性,术业有专攻,不同的专业合作最后的结果往往会更好。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行业的细分应该有一定的限度。行业细分随现代工业的发展而发展,但对于景观行业而言,不应过分迷信工业化。现代工业化往往和商业化相关。一部手机研发费用很高,有几百个公司合作而成,但它同时也可以大量生产销售几百万部。足够的产量和销量才能将单个产品的价格降到最低。对于景观项目来说,各个项目千差万别,基本上每个项目都应进行个性化设计。过多的分工对于景观设计行业来说可能会意味着两个负面的后果。其一是过于单一,缺乏独特性和识别性。在不同城市不同项目上都是同样的灯具,家具和设施;其二是价格过高。如果市场总量固定,行业细分由于缺乏规模会导致项目造价过高,反过来可能会抑制市场规模。




在麓湖的一系列实践,我们尝试了一些关于空间、材料、工艺的想法,还有景观设计如何更好地让人体验自然进而热爱自然;如何根据每一块场地顺势而为,做出最适合的选择;如何在高密度城区的有限空间里尽量体验到自然的方方面面,建立良好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如何打破固有的设计建造方式,营造更加独特的城市景观体验。我们同时还关注大量的被遗弃的乡村景观,希望有机会对乡土文化景观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我们相信中国的人居环境在同行们的共同努力下会越来越好。






项目:麓湖·麓坊中心、麓湖·涵虚园、麓湖·游艇会所、麓湖·山林溪谷

甲方:成都万华新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景观设计:张唐景观,山林溪谷项目与Tom Lee studio合作

摄影:张海

地址:麓湖生态城

其他精彩项目,请参看:http://www.ztsla.com/


  相关推荐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94079号-30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