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裕廊湖畔花园 | 安博戴水道

点击收藏 [ 建立属于你自己的在线项目数据库,带你一起进入知识管理时代 ]

640.webp.jpg

裕廊湖畔花园实景©RSD

项目档案|2019

项目委托:新加坡园林局

项目面积:53 公顷

景观设计:安博戴水道

水生态设计:安博戴水道,新加坡CPG集团

游乐场设计:安博戴水道,德国Kukuk

建筑设计:新加坡CPG集团

主体施工:鸿业私人有限公司

植物施工:Prince’sLandscape

游乐园施工:CT-ArtCreation

设计时间:2014-2015

施工时间:2016-2019

裕廊湖畔花园是裕廊湖花园一期开发地块,占地53公顷。裕廊湖花园位于裕廊区的西岸,地处最核心区域,是新加坡第一个位于市区的国家公园。经过5年的设计与施工,公园于2019年4月竣工后,成为深受新加坡市民喜爱的公共空间。开园短短一周接待100万人次。

挑战challenge


裕廊区曾经是一片被红树林和淡水沼泽覆盖的泽国,是水鸟,蜻蜓,水獭,巨蜥和兰花的家园。建国后,为了发展远洋运输业,填湖造地,并将这片沼泽和湿地规划为工业园区。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随着人口的大量增加,这片曾经的工业园区慢慢又转化为新兴的住宅区,并配有地铁,高速公路,学校,医院和商场,成为了市民们的家园。但往日的生物多样性已不复存在。

设计面临的挑战是如何通过有效的生态修复,恢复泽国风光,归还水鸟们的旧日家园,同时满足当下市民的生活、学习、健身需求。野性家园和社区公园,这两者并不应该是互相冲突,互相侵占的关系。湖畔花园的设计,着眼于两者的有机结合与互相促进:尊重植物的生境,提高动物栖息地的质量,利用生物净化群落循环净化水体,梳理市民与自然的亲和面,寓教于乐地向年轻一代介绍湿地生物。

我们的设计What we did


湖畔花园的设计以生物友好型(Biophilic Design)设计*为原则,关注自然界层面,强调整体环境或栖息地。连接我们与自然的内在需求,增强人们对环境和场所的情感依恋,用一种深刻而基本的方式来保护自然。生物友好型设计(Biophilic Design)概念见文末)。

生物友好型设计前无互动的湖畔景观

640.webp (1).jpg

生物友好型设计后还原裕廊湖湖畔栖息地,增强人们和自然的互动。

640.webp (2).jpg

湖畔花园平面图


640.webp (3).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FOREST RAMBLE NATURAL PLAY AREA 

森林漫步自然游乐区

640.webp (4).jpg

01

潮水湾 Clusia Cove

潮水湾是模拟潮汐的生态池,也是玩水的去处。它由五个相接连的月牙型池塘组成。第一个池塘是生态净化群落。回收自第五个池塘的水,经过层层水生植物和吸附层的净化,再经过地下的紫外线消毒管,最终达到安全洁净的水质标准,流入第二个池塘。第二个池塘是潮水浅滩。净化后的水像潮水一样从石缝中涌出又回落。孩子们可以在浅滩中追逐潮水,感受潮涨潮落。漫溢出的潮水流入第三个池塘。

640.webp (5).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第三个池塘是嬉水沙滩。沙滩上矗立着巨大的岩石。沙滩是小孩子们挖沙,堆城堡的地方。岩石之间是水闸,大孩子们可以用它们来控制水位。漫过沙滩的水,进入第四的池塘。

640.gif

640.webp (6).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第四和第五个池塘是生态水池,沿岸种有水生植物。被孩子们玩脏的水,在这里沉淀,化作植物的养分。池水最后循环回到第一个生态进化群落。

潮水湾生态净化群落

640.webp (7).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潮水湾通过循环生态净化,将回收水净化回游泳池水的标准,供孩子们嬉水。相较于使用常规的硫酸铜、消毒粉、净水剂进行水质净化消毒,生态净化群落不会对周边自然水体的造成化学污染,不会对孩子们的皮肤造成刺激,它与周边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让人们意识到大自然的惊人净化能力。


02

野趣乐园 Nature Play at Forest Ramble

640.webp (8).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野趣乐园,是孩子们模仿湿地生物滑翔、跳跃的地方。让年龄介于5至12岁的儿童能够在这些游乐园林中探索自然生态,边玩耍边学习。

孩子们像蝴蝶一样飘过池塘,像白鹭一样掠过水面,像青蛙一样跃过草丛,像蛇一样从树上游下,像猴子一样爬上藤蔓,像松鼠一样在枝头寻找平衡,像水獭一样挖洞,像螃蟹一样在洞穴里暗中观察。每一种动物都是裕廊湖区常见的,稍加留意就可以在树上、草丛中、溪水里观察到它们。

像蛇一样从树上游下

640.webp (9).jpg

640.webp (10).jpg

像青蛙一样越过草丛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640.webp (11).jpg

640 (1).gif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640.webp (12).jpg

像猴子一样爬上藤蔓

640.webp (13).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像白鹭一样滑翔

640.webp (14).jpg

640.webp (15).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原木乐园

640.webp (16).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除了承重的钢结构,乐园大部分的取材都是更为自然的石块和木材。它们有的摆放成溪涧落石和枯木的样子,仿佛是水獭在其间工作;有的垒成鸟窝的形状,仿佛是幼鸟在等待归巢的父母。考虑到热带白蚁的危害和杀虫剂的毒性,所有有原木的区域,地基四周都由细密的铁纱包围。既无毒害,又能防止白蚁的钻入,保障了乐园的安全。

640 (2).gif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半的区域是无障碍区,所有的孩子都可以无差别地在一起玩。坐轮椅的小孩子也应该有一个尽情玩耍的童年。


CREATING HABITATS FOR BIO-BIVERSITY

为生物多样性创造栖息地

640.webp (17).jpg

Rich in biodiversity, the park will have plenty of natural spaces and trails to allow the public to get closer to nature.

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公园将有大量的自然空间和步道,让公众更接近自然。

640.webp (18).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640.webp (19).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01

糖胶树岛 Alstonia Island 

糖胶树岛,是生态修复后的水鸟家园,也是爱好者们的观鸟点。淡水湿地是裕廊湖区曾经最普遍的生态系统。这里的植物有着发达的呼吸根,来抵抗潮水的侵袭,比如糖胶树(Alstonia spatulate )。这里的动物则适应了潮涨潮落,擅长利用水位的变化来觅食。

640.webp (20).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落入公园中部区域的雨水经过生态水沟的汇集,注入重建的淡水湿地。湿地和裕廊湖之间,新建了糖胶树岛。这两者重现了裕廊湖曾经的生态群落。低水位的时候,人们可以走在湿地汀步上近距离观察上岸的巨蜥。高水位的时候,人们可以在观景台上远眺糖胶树岛上的白鹭。

02


香兰栈道和草甸  Rasau walk and Grassland

640.webp (21).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香兰栈道和草甸区域是鸟类和两栖类生活的河岸湿地带,也供人们徜徉其中。这块区域原本是只是一片水泥停车场。通过地形修复,它被改造为一片高低起伏,缓缓向湖面延伸的草甸。

640.webp (22).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地势低的区域,通过生态改造,沿岸种植了50多种适应潮汐变化的湿地植物,成了香兰草,红椰树,野菠萝丛生的河岸,成了巨蜥和蜻蜓的家园,成了冠斑犀鸟,白鹭和江獺觅食的地方。

大群田鹨出没在草甸区

640 (3).gif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地势高的区域,种植了成片的红毛草和狼尾草,打造一个适合鸟儿筑巢和捕食的环境。项目建成后吸引了大群叽叽喳喳的田鹨出没。鸟巢形状的观鸟亭由场地里回收的雨树做成,人们可以躲在观鸟亭里暗中观察这些吵闹的小鸟。

香兰栈道

640.webp (23).jpg

640.webp (24).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鸟巢观鸟亭和草甸

640.webp (25).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连接这两片区域的,是穿绕其中的香兰栈道。栈道300米长,时而纤细,时而宽阔,纤细处绕过保留的孪叶苏木和雨树,宽阔处留有望向湖面的座椅。人们从栈道上走过,巨蜥从栈道下穿过。黄昏的时候,栈道两侧会亮起微弱的荧光,仿佛萤火虫在沼泽中飘荡,为人们指引方向,但又不惊醒睡梦中的动物。

03


南部溪地 Neram Streams

南部溪地,是生态工法的实验地,也是城市的泄洪通道。这本是一条普通排水渠,附近的居住区,马路,学校,通过它将雨水排入裕廊湖。然而水渠会对水獭、巨蜥的造成通行困扰:过于笔直和炎热的水泥壁,并不是它们爬行的理想河岸。于是水渠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溪地。

640.webp (26).jpg

多层嵌套平台(离最近的行人路最少55米)多层嵌套平台尺寸:最小为1平方米。冠层中层至中层的高度。

生态水沟

640.webp (27).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640 (4).gif

溪岸用生态工法进行加固:石块能降低水速减缓侵蚀,深根性的灌木和地被能稳固基岸,可降解的椰榈织物能在植物的根系成熟前,暂时固定土壤。相较于硬质的混凝土,生态工法能进行够持续的生长与自我修复,对水生生物和两栖类更友好,同时能满足城市排水管道的泄洪需求。

巨蜥过马路

640 (5).gif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巨蜥在湖中捕鱼,在湿地和溪地寻找青蛙和螃蟹。它们的最爱是南部溪地的抛石护岸,经常一动不动地瘫在石滩上消食。而沥青路面下,连接生态水沟和溪地的石砌排水沟,则成了它们最爱的过马路方式。

公园竣工后,自从80年代从新加坡消失的水獭 ,也被吸引到公园,年轻的水獭带领全家安居在此,经常在南部溪地和糖胶树岛附近的水域觅食,有一次则被发现在野趣乐园的沙地里打洞 。

生态池塘石笼挡墙

640.webp (28).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公园开始施工的同时,拆除了原有的停车场和水渠,砍除了病木枯木,还收集了一些散落各处的废弃盆景石材。而这些都被回收,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再利用。

640.webp (29).jpg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颜值很高的盆景石材被用于充当石笼的门面。潮水湾的紫外线消毒管藏于半地下的控制室内。出于电气工程师对控制室的湿度和透气要求,控制室的用石笼垒成,而非混凝土墙。表层石笼内填回收的盆景石材。里层石笼内填从停车场回收的混凝土碎块。

场地内废旧的钢筋被制作成草甸孤树

640.webp (30).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孤树婚纱照的取景点

640.webp (31).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从停车场和水渠中拆出来的钢筋,则被拉直再绕紧,做成了一棵草甸中的孤树。雷雨天,它是草甸区的避雷针,保证了这片区域的安全。晴天,它又成了新人们拍婚纱照的取景点。

可玩乐的生态原木木堆

640.webp (32).jpg

©Ramboll Studio Dreiseitl

倒下的病木和枯木,则被堆放在一起慢慢腐烂,慢慢长出蘑菇。它们是巨蜥和鸟雀觅食的地方,是生态循环的一部分。在腐烂之前,木堆和蘑菇又兼职孩子们爬高爬低的玩耍去处。


安博戴水道通过有效的生态修复,恢复新加坡裕廊湖畔花园泽国风光,归还水鸟们的旧日家园,同时满足当下市民的生活、学习、健身需求。尊重植物的生境,提高动物栖息地的质量,利用生物净化群落循环净化水体,梳理市民与自然的亲和面,寓教于乐地向年轻一代介绍湿地生物。


项目概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47808号-12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