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建筑师刚走进设计之门时,保持对设计纯粹的态度是容易的。但经历了几十年的设计打磨, 一如既往的坚韧,不惧设计中不可控甚至刁钻的难点,保留设计的初心是不易的。JAE在国内众多的设计事务所中有其独树一帜的特点,尤其是对待技术难点高的项目显得游刃有余。在笔者采访JAE总建筑师程之春之前,认为他对待设计中的“不可能”总有独到的方法,但在了解他的设计经历之后,如果以一个词概括原因,那便是“不问西东”,是一种对待设计毫无保留的态度使然。


程之春

640.jpg

JAE总建筑师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上海市建委科技委专家、建设工程资深评标专家

电影《不问西东》中曾有一个场景:大雪中考试放榜,吴岭澜因为物理学成绩不列而忧心忡忡,他执着于“理工科才是实业”的观念,一心要念实科(理科)。而校长梅贻琦鼓励他追求心灵深处的平和与喜悦,找回本真。
 
高中毕业的程之春也面临着学科和专业的选择,“80年代末,我高中毕业的时候,金融、贸易等学科都很热门。但中国的知识分子像我父母这一辈有一句话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恰逢当时我有机会被保送去同济大学,同济大学建筑学专业、城市规划等专业在全国处于领先。考虑再三我就来到同济,学习了城市规划。这个专业既有建筑学的基础教育,也有很多跟社会、经济、政治、生态等相关联的城市规划学科内容,这让我有机会综合学习从宏观规划到具体工程设计相关的方方面面的知识,对我来说受益匪浅。”

02

浦东大开发带来的机遇

回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上海,用程之春的话来讲,“那是上海建设量爆发式增长的年代。”90年代初,上海浦东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亟待开发开放,建设人才供不应求。正是因为这个机遇,让毕业后的程之春有机会进入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加入以江欢成院士领衔的东方明珠电视塔设计团队新组建的浦东分院。入职不久便登上建设中的东方明珠塔,感受到浦东建设热潮的程之春对建筑师这一职业满怀憧憬,热切地投入这一彻底改变浦东和上海面貌的建设大潮。

 

640 (1).jpg

 程之春与同事登上建设中的东方明珠电视塔(左一程之春)

“90年代,开发开放的上海也吸引了很多世界顶尖的国外事务所前来参与竞争。像上海大剧院是法国的夏邦杰中标设计的,1998年落成;SOM设计的金茂大厦是从90年代前期一直建设到99年落成的;安德鲁设计的浦东机场一期航站楼也在世纪之交落成。现在整个陆家嘴、东方明珠周边大量的超高层、高层建筑都是在这短短的二十来年时间内建成的。这个大发展的年代让建筑设计师感受到生逢其时。

 

640 (2).jpg

 浦东陆家嘴城市天际线

 

03

在JAE的经历与成长

中国大发展的机遇,给了很多国外建筑师来到中国做设计的机会,与此同时,在中国的建设热土上有所成就的中国设计公司也开始走出国门参与国外的建设项目。

 

640 (3).jpg

 雅加达电视塔

从早年追随江欢成院士奔赴印尼设计雅加达塔,到承担起一个个国内设计项目,迄今二十年来,程之春见证了江欢成公司(JAE)的成型、发展,自身也不断积累工作经验,成为独当一面的设计总负责人,现担任公司总建筑师。

 

回顾职业成长的经历,程之春感慨恰逢国家及上海大发展之幸,也庆幸加入江欢成院士创立的JAE这一业界知名的设计公司。JAE在建筑设计中一贯秉持技术与艺术相结合的策略,追求建筑的精神品质而不标新立异,尤其在超高层地标建筑、城市综合体、城市更新与保护等高难度建设领域为年轻一代建筑师、工程师提供了宝贵的实践平台”,程之春说道。

 

04

建筑师与规划师的双重身份

从城市规划专业“聚焦”做建筑设计,使得程之春以一种更宏观的视角看待建筑,规划专业学的内容可以帮助他更好地处理建筑与城市的关系。由于JAE做的不少项目属于城市中的公共建筑,甚至是城市地标性项目,与城市的关系十分密切,这为他提供了很多可以学以致用的机会。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640 (4).jpg
640 (5).jpg
640 (6).jpg
  方案讨论

他认为建筑具有两种“身份”,“建筑一方面为自身的功能服务,另一方面它是城市当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兼具城市形象和城市功能的属性。在这种情况下,做设计不能只看到红线内的工作,更要解决建筑和城市的关系。除了建筑和场地环境的关系,也要明确建筑在城市中的定位和给城市带来的价值”。

 

建筑设计是个系统工程,需要结合理性与感性,通过专业化的工作,精益求精地整合各专业,力求完成建筑与室内外环境协调统一的作品。不论是建筑技术还是艺术,都需要坚持学习,在工作实践中不断积累,采用创新的工程技术和艺术手法,努力实现建筑自身功能,更为城市空间艺术价值的提升作出贡献,这是职业建筑师义不容辞的责任。


从当选杨浦区第十五届人大代表深入社区用规划建筑专业知识为选民服务,到担任勘察设计协会建筑工程分会理事等社会工作,程之春对规划师、建筑师身份的社会责任有了更丰富的体验。

建筑艺术需要百花齐放,而实用、经济、美观这一传统的设计原则,加上绿色、健康的发展理念,是程之春在JAE工作多年形成的价值观。

 

640 (7).jpg

 踏勘现场(左二江欢成院士,右一程之春)


在程之春的主持下,不少项目根据特定的环境及条件,创造性地采用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取得了良好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效益。

 

逸飞创意街

640 (8).jpg

640 (9).jpg

640 (28).jpg

640.webp.jpg

◤ 首次在国内大规模尝试多品种的预钝化铜板幕墙,同时采用的预钝化钛锌板幕墙同样以氧化层提供保护,更可遇划损自愈。两种金属板材随日光、树影、温湿度等环境因素以及时光流逝自然氧化变色。合作设计:ALSOP、MTA&MG、intermusca

 

三亚凤凰岛

640 (10).jpg

640 (11).jpg

◤ 建筑形态设计强调与独特海景相协调,渐变双曲面的高层建筑每层的建筑轮廓都不相同,360 度向外出挑的弧形连续大阳台为公寓提供极大视野和户外体验,构成了具有海滨建筑特点的有机建筑形态。因地制宜的绿色建筑策略巧妙融入建筑和环境,提升了三亚地标项目的品质与价值。合作设计:MAD

思南公馆

640 (12).jpg

640 (13).jpg

640 (14).jpg

640 (15).jpg

◤ 位于上海核心的复兴中路、思南路地区,是建设于上世纪20~40年代的高档花园别墅项目。通过精心的整体街区改造建设,成为上海市带有浓郁地域色彩和历史代表性意义的生活居住、休闲娱乐综合社区。合作设计:夏邦杰建筑设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

盐城电视塔

640 (16).jpg

640 (17).jpg

◤ 盐城市的新地标,为实现这一象征盐晶体且雕塑感极强的建筑造型,创新使用了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专利技术:双钢板夹心混凝土墙,将塔身主体结构做成一个筒体结构来克服结构高宽比过大所带来的结构难题。

 

上海雅诗阁衡山服务公寓

640 (18).jpg

640 (19).jpg

◤ 作为上海历史风貌核心区既有建筑地块改造再开发的典型案例,经过精心设计,原本因烂尾而杂草丛生、由地铁及风貌建筑环绕的高难度开发不规则地块得以重生。合作设计:YDD、HBATOPO

05

中外合作

由于程之春接手的项目中很多是中外合作项目,与国外建筑师的交流与合作成为他重要工作之一。如何帮助国外建筑师在不了解中国城市、建筑规范的前提下实现自身想法成为难点所在。在程之春看来对外交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尤其随着国家大规模建设逐步放缓,更有机会依托国内外优秀的设计思想并通过精心的设计来寻求突破和发展。


上海久事大厦

提及他第一次与国外建筑师事务所合作,对方便是英国高技派鼻祖诺曼·福斯特事务所,并有幸参与其在中国大陆首个项目——上海久事大厦,至今已有25年之久。

 

640 (20).jpg

◤ 上海久事大

 

程之春有感而发,“诺曼·福斯特事务所做的方案是具有前瞻性的,一直到后面深化施工图做完,跟前面提出的设计几乎相差无几。外方提出的解决方案,在我之后很多年自己做项目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发觉这其中的道理。

 

当时久事公司提出建筑50年不落后的要求,现在过了20多年再看,它采用的技术或材料多年后一定会被更先进的技术、材料所超越,比如它作为国内第一栋呼吸式幕墙,其后国内普通中空玻璃幕墙的性能参数也已经提高很多,但它的设计理念是不落后的。当年诺曼·福斯特事务所用详细计算的数据证实其幕墙系统节能的效果,这种基于客观事实理性分析的设计理念与态度至今都是先进的,值得中国建筑师学习。

 

二十几年来,程之春与来自欧美、新加坡、印尼、日本等世界各地的建筑师合作设计,各种不同的设计思想与理念交织在一起,对建筑设计的理解拓宽了很多。如今,他可以游刃有余地与各种类型的境外同行合作,在尽可能保持原创概念的基础上,让设计能真正落地实现。无论是自己的原创设计,还是合作设计,对他而言每个项目的每个问题都是不同的挑战,特别赞同贝聿铭大师所言“建筑设计中变化多端的各种可能性是最有意思的。“

元祖梦世界

2014年,JAE和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合作设计元祖梦世界,是以为3-12岁儿童筑造家庭和学校之外的“育乐生活第三空间”为核心定位,集体验、购物、住宿等功能的综合建筑群,目前已在上海市青浦区落成。


方与圆的碰撞

元祖梦世界延续了安藤惯用的几何秩序,方形、圆形、三角形的元素贯穿于整个作品。基地南侧由圆体孕育出“梦幻天空”建筑体,和北侧对比性较强的正方形组成的“梦幻山丘”,以及儿童酒店“梦幻家园”,相互衔接形成了正三角形的“梦幻广场”。

 

640.webp (1).jpg

◤ 元祖梦世界鸟瞰图


在程之春看来,安藤所做的这种方与圆的碰撞是一种平衡的手法,并且L形的场地自然而然形成两个分区,设计就是对场地的一个解题过程。

 

“方形、圆形、三角形放在一起并不突兀。三角形位于方与圆两个体量相互衔接的地方,跟这个场地有机地咬合在一起,相互之间是有关系的。大师的手法捏造型、尺度把握几笔就勾勒出来,这确实是值得我们好好体会的。

640 (21).jpg

“梦幻天空”外饰板采用银白色铝波纹板,随着建筑外表皮的凹凸变化延展开来。


640 (22).jpg

◤ “梦幻山丘” 外饰板采用香槟金铝波纹,借此产生比较鲜明的对比


多样性的空间体验

在“梦幻天空”中,内含象征一家四口的四个蛋形的空间,相互之间以柔和的曲线连接,蛋形内部是以儿童为对象的体验馆、文化馆及商品区,蛋形相互间的空间形成主要的通路和公共空间。儿童在“梦幻天空”柔和的曲线空间环绕而行,产生了流动的空间体验,同时曲面消解了建筑庞大的体量感,产生与人的活动相适应的多样化的空间。

 

640 (23).jpg

◤ 梦幻天空内部空间

“梦幻山丘”由三个不同高度正方形的箱体建筑构成,每个箱体内部形成单纯走廊式的动线。由于三个箱体单纯的动线相互交会重叠,从而产生出立体形态的洄游空间。两个较大箱体建筑的旋转错位形成了三个各有特色的采光中庭“绿的中庭”、“水的中庭”、“光的中庭”。

 

640 (24).jpg

◤ 户外景观空间


户外景观的营造上与建筑体建立联系,室内外空间完整统一。建筑屋顶配合建筑的形态营造“户外屋顶庭院”。“梦幻广场”以大型阶梯连接地面广场与地下广场,从地块北侧的来客经过广场水庭园及绿化配置的引导不自觉进入“梦幻天空”的儿童世界。

 

 项目难点的解决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 项目施工现场与建成照片

作为一个中外合作项目,在充分了解安藤的设计意图后,一直到后续建筑的落地,程之春作为设计总负责人都在解决设计过程中遇到的各种技术性难题:场地的交通组织问题、建筑的消防策略制定问题、动人的结构(转换层、入口中庭钢结构、架空走廊)等。

 

“这个项目给我们的挑战是命题作文,大师画的草图是轻易不能动的,它的造型、平面、规模等我们都非常尊重,我们就运用以往项目中积累的知识、经验,想尽办法协助它落地。

 

640 (25).jpg

◤ 与安藤大师的设计会议

 

为了尽可能保持安藤忠雄最初的设计理念,程之春和团队做了很多图纸背后不为人知的努力,面对消防规范更新、业态策划多变带来的挑战,提出很多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并通过BIM技术与甲方之间建立更清晰有效的沟通。 


640 (26).jpg

640 (27).jpg

◤ 为解决外部综合交通问题,建立人车分流的立体交通。

程之春谈到,“项目取名‘儿童梦世界’,希望带给儿童一个除了学校上课之外,能带来欢乐实现梦想的地方,我们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近几年,商业综合体里以儿童为主的业态越来越多,所占比例越来越高。这里为儿童提供集中的体验、教育、娱乐的场所,对于儿童是一个非常好的设施,同时人的活动越来越多从家里走出来,伴随着儿童活动产生一系列其他的相关需求,比如家长的需求也要一并考虑在内。以儿童为中心的综合体,在国外已经很多,这也是我国一个未来的发展方向。为儿童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让他们能去做梦,去设想自己之后的人生,这对于下一代的发展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相关推荐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